第89章 鬼市
书名:重生后我搞垮了前夫 作者:辛录 本章字数:227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01:27:45

从邱薄烟的落花小筑离开之后,祝嘉鱼便去找了祁修元。

祁修元正在练剑,听说她来,于是收了剑让小厮将她请进来,小厮却为难道:“公子,表小姐说她就不进来了,让您出去。”

祁修元:?

他皱了皱眉:“没说什么事?”

小厮摇头:“没有。”

祁修元点了点头,将剑扔给小厮,一边说我知道了,一边往外走。

祝嘉鱼站在院外的垂柳下,一袭杏色长裙,看起来温柔端庄,与青绿的垂柳交相辉映,衬得此方天色清明,惠风和畅。

祁修元走过去,唤她:“表妹。”

祝嘉鱼朝他笑道:“表哥,我想去鬼市一趟,但听说那里鱼龙混杂,不知道表哥有没有空陪我走一遭?”

祁修元并没有答应下来,而是持保留态度:“好端端的,表妹去黑市做什么?”

市面上不能流通的珍宝,譬如前朝皇陵中的宝剑,又或者哪个组织里花大力气培养出来的美人,在鬼市过了明路之后,都能自由交易。

没有人知道鬼市的幕后之人是谁,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厉害的手段,但这些年来,关于鬼市的传闻,却是层出不穷,其中亦是不乏有人向鬼市寻仇,反倒连同组织门派被鬼市一锅端了之类的消息。

纵然不知真假,但也足够寻常人听到鬼市这两个字,便唯恐避之不及。

可是祝嘉鱼竟然不怕,她甚至还要去鬼市?这让祁修元不得不怀疑她。

祝嘉鱼道:“我的琴缺了一根琴弦,懒得找人续,便想换一把琴,正好听说鬼市里这段时间有人在卖古时的名琴,就想去看看。”她笑眯眯地看着祁修元,“表哥若是没空就算了吧,我去雇几个打手,想来也应该能保护好我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祁修元太阳穴开始突突地跳起来。

但祝嘉鱼身份非同一般,很有可能是将来开平侯府的世子夫人,是他的表嫂,姑祖母待他亲厚,单凭这一点,他也没法扔祝嘉鱼一个人去鬼市。

他想了想,道:“我可以陪你去,但有一点,到了地方之后,有什么事你都得听我的,不能任性妄为。”

祝嘉鱼顺从地点头。

鬼市虽说名为鬼市,但其所在也并非虚幻缥缈,只是隐蔽了些,开在一家废弃的赌庄地下,对外也没有门槛限制,达官贵要也好,平民百姓也好,求物求财都能通过赌庄进到鬼市里。

祝嘉鱼没有问祁修元如何知道这鬼市的所在之地,祁修元也没有问祝嘉鱼究竟知不知道鬼市在哪里,两人心照不宣地收拾一番之后,便一道出了门,到鬼市里已经是三刻钟之后的事。

鬼市与寻常街道两旁的坊市差不多,有高楼林立,贩夫走卒叫卖声不绝,只是形容相差甚远。

寻常坊市只是热闹,然而鬼市的热闹里,却夹杂了许多血腥与阴冷的气息。

在这里,随时可能有人拔刀出鞘,随时可能有人倒地身亡。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保手段,一般人不会轻易来到这里。

路边的小贩热情地招徕顾客,然而他们脚边的笼子里,并非什么可爱的动物,而是各色各样的人,或年轻貌美,或年幼稚嫩,他们失去了为人的尊严,蜷缩在笼子里,戒备地看着每一个上前靠近他们的人。

更远处是灯火通明的楼台,舞姿妖娆的女子穿着轻薄的羽衣,浑身缀着金饰明珠,在琳琅动人的声响里,如同乱花渐迷人眼。

路的尽头是斗兽台,圆形巨台外围拢看热闹的路人,台上狮虎相斗,台下一片叫好声如同热浪高涨。

“只要有足够的本事,这里就可以成为人间仙境,酒色财欲都能在这里得到满足。但若是没有,比起纷繁的景致,还是应该首先担心自己的性命。”祁修元淡淡道。

祝嘉鱼淡淡地看着眼前宛若闹市一般的街道,眼神里不自觉染上一丝惶恐:“我知道了,多谢表哥提醒。”

她看起来像是被吓坏了。

比起那些眼神迷离又或者满脸冷淡的人,她身上误入的标签很明显,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,不听父兄的教导,赌气跑来这里。

在这里没有法律,鬼市唯一保障的只有卖家的利益。

这意味着,在大邺很多不能做的事情,在这里都是被允许的。

于是有人放下酒壶,摇摇晃晃地来到祝嘉鱼身边,又佯装没站稳,朝祝嘉鱼撞过去,同时手里还捏着张浸了迷药的手帕。

这人名叫张来利,今日来鬼市,是为了给自家主子物色合他心意的美人,然而看了一圈,他正担心今日恐怕要空手而归,却没想到居然看见了一个大美人,虽然她并不是这里的货物,但是没关系,这是在鬼市,能耐才是第一。

他已经准备好,撞上美人的同时便将用手帕捂住她的口鼻,到时再挟持着她与她身边的男子动手,想必男子投鼠忌器,不敢有大开大合的动作,届时他再用毒针刺过去,男子自然丧命于此,而他也能两人带回去和上头交差。

却没想到自己不过刚碰到那美人的衣角,下一瞬,他的脖颈便贴上了一件冰凉的物事,紧接着,鲜血喷涌而出,他瘫软无力地倒下,手里的手帕也悄然滑落。

他瞪大了眼睛,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
而始作俑者已经收起了匕首,一脸难过地拎着裙角,懊恼道:“表哥,人家裙子都脏了,这可怎么是好?”

如果换在平常,祁修元肯定已经开口安慰她,然后再许诺待会儿带她去买条新的,但是现在,他刚刚才目睹了身边娇弱可人的表妹动手,干脆利落地结果了一个壮年男人的性命。

他觉得,相对而言,受到惊吓的人应该是他吧……

他一时消化不了这个事,哪还顾得上安慰因为一条裙子伤心难过的祝嘉鱼。

一旁围在他们身边的路人,也纷纷咽了口口水,自觉退了几步,贴着摊贩的位置往前走,不敢再靠近这个凶残的少女。

也不是没见过杀人的场面,但这少女动作太快,一看就是常干这事。

祝嘉鱼似乎对自己的凶残浑然未觉,她仰头看向祁修元,抱怨道:“表哥怎么不说话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