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4章 上高中考大学
书名:八零宠婚:带着孩子虐渣渣 作者:小耳朵 本章字数:312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11:28:26

被当面拒绝,张宏武也咽不下这口气,但考虑到陈青岩背后的靠山,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。

于是,只能脸色阴沉,对张立新道:“这次不行,咱们就想下次的办法,就算是不能把他拉拢到我这边,也绝对不能把他拱手让给王进那货。”

“明白。”张立新点头,又问:“爹,你们的职位调动是不是快了?”

张宏武嗯了一声,转身又朝季清的店看了眼,对张立新吩咐:“最近你不是都跟他那个弟弟混在一起吗,找个合适的机会透露一下咱们家对他们的帮助,这个人情无论如何得让他们给我承了。”

张立新重重点头:“爹,我知道了。”

张宏武:“那你去找那小子吧,我先回去了,还有几个人要去见见。”

张立新:“爹,这事儿你就放心交给我吧,我一定把这事给你办妥了,那个陈向东,现在我说什么他听什么,就跟我的跟班一样。”

张宏武:“这样做是对的,把那小子归拢到你这里,他毕竟是陈青岩亲兄弟,到时候陈青岩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,咱们胜算更大。”

张立新:“嗯。”

待张宏武走远,张立新才掉头去找陈向东。

今天来之前,他跟陈向东商量好的,在季清新开的店里见面,可店里哪有陈向东的人影?他本打算询问季清的,因为老爹当时脸色难看,他才把这茬给忘了。

现在想起来,暗骂陈向东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
……

不一会儿,陈青岩回来了。

季清把张宏武来过还带着重礼的事告诉陈青岩,陈青岩听后蹙眉,十分不悦:“他这是干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看样子是想讨好你,跟你拉近关系。”季清看着陈青岩,疑惑问:“二哥,他不是咱们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吗,跟你也能扯上关系啊。”

陈青岩摇头:“八竿子打不着。”

季清:“那就奇怪了。”

按理说,就算是贿赂讨好,也该是陈青岩这样的普通工作人员去讨好张宏武啊,怎么会是张宏武上赶着讨好陈青岩呢。

难不成,这其中有啥猫腻?

见季清陷入思索,陈青岩干脆道:“不必在他身上浪费心思,反正他和我没关联,他从政我搞研究,我们不是一路人,以后也没交集。”

“也对。”季清想到一年后就要去嘉城市呢,又不在这儿发展,确实没必要浪费时间,也就不想了。

下午,陈青岩研究所的同事也都来了,季清一概表示欢迎,有的季清能叫上名字,便热络多说几句,有的季清认脸不认人,客气一下完事。

至于那些连脸都陌生的,季清态度便更淡些,多让陈青岩招呼。

在研究所呆过一段时间,季清对里面大多数的人有个了解,所以也知道哪些人为人不错,哪些人不值得交往。

店铺晚上六点关门,季清带着孩子们和丁秀李妮子去坐班车,陈青岩则一如既往骑自行车回去。

白市离县城近,交通又发达,可选择的方式多,杜金鸿回去很方便,不用费心。

回去的班车上,季清和丁秀坐在一排,腿上坐在必旺,一上车就睡着了,李妮子和盼娣坐在一排,家旺和招娣坐在一排。

招娣坐着也不规矩,双腿跪在座椅上,手搭在靠背上,转过身同盼娣说话。

“要是许明哲今天也能来就好了,真是可惜,他爹怎么偏偏今天来看他啊,几百年都不来一次,一来就耽误大事,气死我了。”

盼娣忙在嘴唇上比了个嘘声,压低声音说:“招娣,你别这么说,他爹能来看他,多好的事啊,咱们应该为他高兴。”

“哦。”招娣手托着下巴,“他自己都不高兴,我有啥替他高兴的。”

家旺突然插话进来,怼招娣:“你怎么就知道他不高兴,这事儿放在谁身上谁都高兴好吧,你别以你那点小心思掂量人家,亲爹好不容易来一次,人家肯定高兴呢。”

招娣切一声:“我怎么知道,我当然是亲眼所见啊。今天早上我去他家叫他,他说他爹要来的时候,老大不情愿了呢,要不是他爷爷奶奶哄他留下,他都想跟我出来呢。”

“哎呀,行了,你可别祸害人了。”家旺又一次挤兑。

盼娣也说:“招娣,这件事情你还是听我们的,不管许明哲怎么表示,他爹来看他这件事,比咱们开店的事要重要的多,你就不要因为他没来而怨他了。”

招娣哎吆一声,气愤道:“我哪里是怨他啊,我是怨他那个爹,咱们认识许明哲这都多久了,这是他爹第一次来看他吧,第一次哎,要我说,这还是亲爹嘛,这跟后爹差不多。”

几人说话声音不小,季清也听到了。

季清扭头,看了招娣一眼,出声提醒:“小声些,别吵到其他人。”

“是哦,我忘了。”招娣吐了吐舌头,对周围投过来视线的路人尴尬笑笑,乖乖坐回去跟家旺咬耳朵辩论了。

丁秀见状,开口夸道:“你家这几个,被你养的一个个都聪明机灵的,我怎么看怎么喜欢,哎呀,你这招娣我看挺好,以后给我儿子当媳妇吧。”

季清挑眉看向丁秀: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丁秀语气一本正经,脸上却在笑,“怎么,你家招娣已经说了人家了?”

季清这就知道丁秀在开玩笑,便也笑着说:“那倒是没有,不过我家招娣是个有主意的,恐怕不会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。”

丁秀:“那就从小多培养培养他们的感情嘛。”

季清失笑:“那你加油。”

“看着吧你。”丁秀甩给季清一个自信的眼神,喊一声招娣,问:“招娣,你觉得我们家晓鹏咋样啊。”

招娣歪头,对这个问题很是不解:“咋样?挺好的啊。”

“是嘛,哪里好啊。”丁秀笑眯眯。

招娣跟王晓鹏根本不熟,话都没说过几句,虽说王晓鹏是许明哲的朋友,几人能认识许明哲也是因为王晓鹏的缘故,但因为许明哲家庭特殊的原因,反倒是许明哲跟几人更熟悉。

但丁姨在问,她总不能说一句不熟。

只能硬着头皮回答:“王晓鹏学习好,体育好,开大会的时候他们班老师经常表扬呢。就连许明哲,都说王晓鹏好呢。”

“哈哈,原来这么好啊。”自家儿子被夸,丁秀满意了。

招娣转过去又跟家旺拌嘴了,丁秀收回视线,给季清一个自信的眼神,“瞧见了嘛,你家招娣对我家晓鹏印象很好呢。”

对于丁秀这盲目自信的样子,季清被逗得笑个不停。

“好好好,都挺好。”她一边笑,一边点头附和,但等丁秀冷静下来,还是不着痕迹道:“我说你也别太着急了,这才上小学呢,你就着急娶儿媳妇的事了,要是被你家晓鹏知道了,非得红着脸跟你闹别扭。”

丁秀:“咋地,难道你看到人家可爱的小姑娘,没想着给你家两小子说个娃娃亲?”丁秀说着,还用指头在必旺胖嘟嘟的脸蛋上点了点,“尤其咱们小旺,长得这么招人疼,到时候只怕想说媒的人,把你家门槛都踏破。”

季清想了下,她还真没有想过这种事情。

尤其是必旺,她从来没想过他会有娶妻生子那一天,她现在所有的想法,只有保护着他让他健康平安幸福的长大。

至于结婚那些事,缘分到了,自然水到渠成。

丁秀又看一眼安安静静坐着的盼娣,胳膊肘撞了下季清,“你家盼娣翻过年就十岁了吧,你别看现在看着小,我告诉你,日子过得快得很,一眨眼姑娘就要嫁人了。”

对于这个话题,季清有着非常清晰的思路和肯定的回答。

她笑盈盈道:“我家盼娣可不急着嫁人,我家盼娣学习这么好,那是要上高中考大学的,早早嫁人这种事,是会拖累她的。”

就像前世一样,嫁个不成器的男人,再遇上个恶婆婆,被活生生作践死。

旁人听了季清这话,或许会觉得季清在天方夜谭,但丁秀跟季清处朋友这段时间,已经发现季清比旁人思想都先进,在许多大家习以为常的事上,她从不局限自己。

就拿考大学这事来说,除了城里的人,乡下的可没几个敢掷地有声说要考大学的。

突然间,她也有些心动,不禁说:“家里能出个大学生是好,几辈子都能享福了,要不我也督促督促我家晓鹏,让他也好好学习,以后往上奔奔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